回想我的2020

毋庸置疑的,度过了浑浑噩噩的一年。把所有的悲欢都低头埋藏在高三的题海里,以至于我现在回忆起2020是一片空白。我想先从手机相册里翻翻线索,不出意料的,相册里全部都是鱼片和鸟片,我确实把自己躲在鱼和鸟里太久了,也花了不少钱。我也想好了以后的养老生活,想开一个养殖场自己过过日子。2020过得太累,磨掉了太多情感。想要哭,但是没有声音,没有眼泪,只有止不住的噩梦。不过可喜的是自己还活着,能够欣赏到高考完的日出。

我很高兴自己2020还是单身。起码这说明我是一个信守诺言的人,每个人都说再也不谈恋爱了,只有我坚持到现在。碰到了很多优秀的女孩子,但是我害怕。

2020的年度词语大概是“魔幻”吧。澳大利亚绵绵不息的大火,我依然能跨越时空看见考拉烧焦的身体,听见袋鼠无声的悲鸣。疫情带着尖叫和死亡蔓延,我的高考也因此推迟一个月,我也意外因此有了躺在床上学高三的珍贵体验。疫情对于我这个平时足不出户的人来讲并没有什么直观影响,大概也当作平常的一年度过了。但是对于那些万千失去亲人的家庭来说,这却是一段永远无法忘记的过往。父母失去了儿女,儿女失去了父母,伴侣失去了彼此。但无论如何,愿生者奋发。

虽然嘴上很嫌弃华北电力大学,但华电也契合我一开始的选择。“富则从医,穷则混电”是我最早的想法。从医的初心是觉得现在的脑部医学还不够先进,我想尽自己的一份力。想走电力行业其实是因为贪图它的不低的薪资、福利和不错的工时,也许能够在工作和家庭之间寻找一个绝妙的平衡点——如果那个时候我能有家庭的话。其实一开始是想选择北京校区的华电走入电网的,但很可惜分数还差一点点。我永远无法忘记那天晚上和球哥两个人在谈论以后的事。我说我想去北京找大眼睛,他指了指分数线说我可以考虑考虑华电。现在也还是觉得很可惜,她的挂件我在留在笔袋里、书包上。想想当初自己还很不自量力去听了厦大的宣讲,最终没能在家门口上大学。

虽然有时候会有点后悔当初没有去学计算机,但心里很是明白自己不适合此道,毕竟生来就是一个混日子的好胚子。

大一上学期也伴随着跨年慢慢过去了,感觉天天都过着一样的日子,不知道自己是谁,不知道自己在哪,连游戏也打得不是特别痛快。学习很差,游戏水平很低,为人也差。感觉自己离身边优秀的人越来越远,已经不太清楚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。是一顿饱腹的大餐,还是沉迷游戏的快乐,还是有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,我不知道。

但说到底,人是要向前走的,不管过往有多么悲痛。希望自己能尽早走出以往的阴影。

「I just wanna run and never look back」

发表评论

1 × 1 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