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笔02(9.26

“小说都是真的,除了人名和地名。”

我不知道能写多长,反正每天能写一点是一点

吴泽峰今天晚上有点不自在,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挠他痒痒,有点不舒服。他透过窗户看看天空,星星很亮,今天天气很好。他又看看桌上的鱼,那条鱼也透过那层薄薄的玻璃看着他。鱼也没有什么问题。

恰巧耳机里的音乐走到底了,在换歌短暂的间隙里吴泽峰好像听到背后有女人在哭。

哦,想起来了,是他妈妈,难怪一直浑身难受。他妈已经在房间里哭了二十分钟了,吴泽峰嫌这个女人太过吵闹,便戴上耳机避难。没想到把她给忘记了。

吴泽峰摘下耳机,挠了挠屁股。

“你爸爸为什么要这么对我,我为这个家付出的还不够多吗?”

声音很大,吴泽峰忍不住皱了皱眉头,有点后悔刚刚摘下耳机。他又挠了挠另一边的屁股,心里想着:我刚刚崩了那人三枪他为什么没有死?

“他原本说离婚要净身出户,现在却什么也不给我!”

不可能是枪法问题,他现在即使用手柄玩fps,也能准准锁着对面脑门不放。“移动网真的不能拿来打游戏。”这是吴泽峰深思熟虑后得出的结论,他觉得还是延迟问题。

“他好意思吗?别人一离婚马上就去找那个女的,原本她老公还是你爸爸的兄弟,现在却这样子?就连他出轨也是我错?”

“原本说要给我房子,现在什么都不给我。我钱全在他那里,那些钱全部给他拿去养那个婊子!还把我的嫁妆给卖了!他还是人吗?我现在已经五十岁了,我不可能再去找一个男人,我什么都没有接下来我去哪里活啊!”哭声越来越大。

雨突然也下起来了,还伴着阵阵雷鸣。应该是雷阵雨,这种雨的特点就是雷声大,雨声也大,但是一般不持久。哗啦啦啦啦的雨声很快也追着雷声来了。吴泽峰不仅担心起半个月前他走丢的那只鹦鹉。不知道它现在有没有被好人家捡走,否则会在这样的雷阵雨里冷饿交加咽着害怕死去吧。一想到这,吴泽峰心疼极了。

“你不要怪妈妈,你以后要好好上大学,自己要出人头地。是妈妈没有用,没有办法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庭。妈妈真的活不下去了。”哭声越来越大。

吴泽峰他妈最近已经连续好几天来他房间这样子哭了,每次都说着一模一样的话。他总有一种莫名奇妙的熟悉感。

“祥林嫂”吴泽峰小声嘀咕了一句。这个女人的话提醒了他,他还要上大学的,他和其他人一样都有光明的未来。他实在受不了,他也不是觉得很生气很烦,但他就是不舒服。

他转过去看了看她妈妈,现在哭着满脸都是鼻涕。他赶紧拿了张纸巾过去给他妈妈擦了擦。不是心疼他妈妈什么的,只是因为他妈妈现在正坐在他的床上。

吴泽峰拿起手机给他姐发了一条微信

“妈妈又开始了。”

“那也没有办法,你听听就好,他们的事情我们也管不到。”

“出去!不要再跟我说了,你跟我说这些我也没有办法”吴泽峰声音很大,虽然他也不是很生气。

她妈妈整个人剧烈地抖动了一下,显然被突如其然的呵斥吓到了。随便抹了几把眼泪就匆匆出去了。

吴泽峰叹了一口气,整个人深深陷在椅子里。他搞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的,即使对自己妈妈也是这样铁石心肠。他只是觉得自己很累,没有精力再去注意自己什么情绪了。他已经很久没有情绪波动了,像个死人。他觉得这是一种人体的自我保护机制,不然自己在上个月就已经死了。

被椅子包住给他一种很舒服的安全感,软软热热的。睡梦里他的思绪飘得很远很远。

吴泽峰心里“悲伤”的弦断了,此后再没有波澜能奏起他的悲伤

“叮铃铃哒铃铃–”

这是吴泽峰最厌恶的声音,来自苹果自带的闹钟铃声“波浪”,每次听到这个铃声他都觉得被人紧紧拽住了命运的咽喉,心脏骤停。他觉得这应该就是心脏病的感觉。其实这个音乐本身并没有那么不适,但毕竟再喜欢的音乐变成了起床铃都会发臭。这个铃声记录了他为S中奋斗的初三生活。尽管很苦很累,但这段时间在四年后他的眼里却显得弥足珍贵。因为这是他少数感觉到自己活着的时候,实在地在为自己地前程拼命,肩负压力但又显得自信阳光,成绩也一路攀升。整个初三,他的成绩没有经历过一次下滑。

三年后作为一名准高三生的他又用起了这段铃声,与以往不同的是他不再那么自信阳光。他只是想把自己从泥潭里拖起来——他的成绩一跌再跌。他希望自己能在高中最后一个暑假里完成自救,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好——他真的很害怕去职专。虽然自己的成绩远远超出本一线,但他觉得自己是一匹紧贴着悬崖的野马,稍有不慎就会失去所有。因为他觉得普通本科大学和职专也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别。

“眼高手低”,这是后来吴泽峰在天台上对自己的评价。他觉得自己一部分痛苦来源于此,但也正是因为自己眼高手低,他从来没有随意停下脚步。

这是暑假的第二天,吴泽峰一听到铃声就从床上一跃而起。来自东边的第一缕阳光恰巧透过窗户直射在他的双眼。听着大厅的鸟鸣吴泽峰觉得今天的早晨真是好极了,很可惜的是这是他暑假最后一次见到这么早的阳光。

吴泽峰洗漱完后静静地坐在书桌前,掀开了卷子的第一页。他看了一眼放在卷子旁边的3ds和ps4,他不断地抚摸游戏机的外壳,感受上面粗糙又细腻的纹路。他感觉这些纹路像一个人的经脉,没有温度但是有心跳。也像一张错综复杂的迷宫,可以让他把自己藏得很深。或许是注定没有什么朋友的缘故,吴泽峰生来就喜欢电子游戏,短暂的愉快总是挤开其他的负面情绪。他觉得有点失落,毕竟接下来的路不能花时间在这些上面了。有时候吴泽峰总是在思考游戏对他自己的意义究竟是什么。但毕竟木头脑袋,想不明白的事情就不去多想了。

看着自己的游戏机他突然落下几滴眼泪,“啪嗒啪嗒”地打在面前的卷子上。他慌忙擦了擦卷子,手指带着泪珠模糊了选择题上的“cosx”。

“你要好好读书,才不会让别人看不起你爸妈。”

“你读书了以后出人头地才能给我们家出一口气。”

“全家人就看你一个了,你看看你姑姑她女儿高考考好了叼成什么样子。你要考的比他们更好。”

吴泽峰轻轻叹了一口气。父母从来没有教过他读书是为了自己,是为了以后能有更高的平台更好的生活,张口闭口都是为家里出气,这口气真的有这么重要吗?不过更多的是对自己的家族的哀叹。姑姑嘴里所谓的考好,不过是所普通本科罢了,但在这个平均学历不过初中的家族里确实是佼佼者了。上上下下大学生可能也就两三个?他不太清楚。而自己的舍友呢,爷爷奶奶是名牌大学,父母一个清华一个上交,而舍友本身就是数一数二的尖子生。这像是一个良性循环,祖祖辈辈都是书生,一代一代都是高手。吴泽峰觉得自己责任很重,他想让自己成为一个良性循环的起点。

他开启了手机的勿扰模式,瞟了最后一眼游戏机便埋头在数学的死海里。只可惜即使是埋头读书也不能让事情变得顺利一点,特别是在当下离洪水决堤只差一滴水的时候。

吴泽峰还是不太清楚他爸爸为什么要在他潜心读书地时候进他房间,但他没有时间考虑那么多,手上这一道数学题很麻烦,他要尽快解决。吴泽锋抬起手机看了看时间。

“写作业的时候别玩手机!”他爸突然吼了一声。吴泽峰吓得手机差点砸在地上。但他也不好说什么,只能低下头继续写作业。

“你那么多钱是哪里来的?”他爸爸突然又发问。

“你给我的生活费没花完留下来的啊。”吴泽峰有点烦,这不是废话吗。能别拿这种破事情吵我读书吗。

“我那些钱是拿来给你吃的《不是拿来给你存款的!你不要在那边乱省钱。”他爸这次也吼地很大声。

“你一个星期给我四百我怎么吃也吃不完啊?而且我不吃零食不喝饮料省点钱又怎么了?”吴泽峰觉得莫名其妙极了。钱花不完还有错了?

“你还敢说?我那些钱是拿给你吃饭的不是拿给你吃零食和饮料!”

吴泽峰越来越摸不着头脑了,他觉得这个谈话没办法进行下去了,只能闭上自己的嘴。他现在恨不得他爸马上滚出房间,他真的很想认真读书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”吴泽峰背后突然传过来抖音的经典配音,他咬咬牙,尽量不让自己的怒火爆发出来,忍忍就过去了。

结果他爸又打起电话来了,也不回避他现在正在读书,就在那边侃侃而谈。吴泽峰受不了了。他拿起手机刷起微博来。打不过总跑的过吧。大不了刷到他爸安静下来他再接着读。他没办法直接跟他爸吵起来,他知道他爸是什么破脾气。

背后的电话声终于停了,他叹了口气,终于能安静下来写作业了。

“你干什么呢啊?!”这次的音量吓得桌上的小鱼都跃出了水面,一片水花溅在数学卷上。“跟你说过多少次了,读书的时候不要看手机,分散注意力!”

吴泽峰终于忍不住了“那你在旁边看抖音打电话就不是干扰我了?”

“我在旁边打电话是有正事,是要赚钱养家的!”

“那你不能出去打?你打电话的时候我用一下手机等你打完了我再接着读书不可以?”

“你,你还敢强词夺理?我给你赚钱养家有多辛苦你知道吗?你能不能学一学什么叫感恩?”吴泽峰他爸爸狠狠地把门摔上走了出去。

他把卷子撕得稀烂,全部摔在地上。“我这一辈子也就这样子了。”

多年以后吴泽峰回忆起来,这其实也不过是日常中经常发生的一件小事罢了。可他那时候真的很累了。骆驼已经扛不住了,最后一根稻草飘在身上,骆驼重重地倒在地上带起一片尘埃四处飘散。自己的抑郁症应该也是这个时候开始的。

他觉得自己瞎了,看不清前面的路怎么走。他拿起桌上的游戏机就开始没日没夜的游戏。只要随便找一个游戏群,都有人能陪他从早上十点不停地玩到临晨四点。“高考完随便找个地方跳了吧,也活的够久了。”整个暑假他就把痛苦埋藏在无尽的游戏里,他不再动过笔,也不再抬头看看太阳。

很讽刺的是,在此之后他爸再没有一次进到他的房间。

发表评论

14 + 15 =